圣佑资讯

关注法律界的新闻动态,为您解读相关的法律事件

首页圣佑资讯圣佑原创丨李文亮医生的“训诫书”
圣佑资讯  |  NEWS

圣佑原创丨李文亮医生的“训诫书”

时间:2020年02月11日 打印 字号:

李文亮医生的“训诫书”

武汉市公安局武昌分居中南路街派出所针对李文亮医生作出的武公(中)字<20200103>训诫书是否合法呢?笔者从现行法律框架下分析如下:

一、“训诫”的法律含义

百度百科中“训诫”的词义为:(1)告诫,教导。(选自上海教育出版社初中语文课本七年级上册第一单元第3课《走一步,再走一步》。)(2)一种最轻的刑罚,人民法院以国家的名义对犯罪者进行公开的批评教育。

我国现行法律法规中有关“训诫”的法律规定存在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等法律规定中。其中《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十七条规定:“对于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但是可以根据案件的不同情况,予以训诫或者责令具结悔过、赔礼道歉、赔偿损失,或者由主管部门予以行政处罚或者行政处分。” 该“训诫”是指对免于刑事处罚的人员的一种告诫,教导。但也不属于刑罚主刑和附加刑的任何一种,准确来说应属于非刑罚性处置措施,并非是一种最轻的刑罚措。《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五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应当及时提供证据。。。。。。当事人逾期提供证据的,人民法院。。。。。。或者采纳该证据但予以训诫、罚款。”、第一百一十条:“诉讼参与人和其他人应当遵守法庭规则。人民法院对违反法庭规则的人,可以予以训诫,责令退出法庭或者予以罚款、拘留。人民法院对哄闹、冲击法庭,侮辱、诽谤、威胁、殴打审判人员,严重扰乱法庭秩序的人,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情节较轻的,予以罚款、拘留。”上述两条法律规定中的“训诫”应是针对诉讼参与人妨碍诉讼活动所实施的一种警示性教育处置措施。除却上述“训诫”有法可依之外,我国现行法律法规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中并无“训诫”处罚的法律规定。

二、“训诫书”的法律性质、合法性

那么“训诫书”中引用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是否有相关规定呢。《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十条:“治安管理处罚的种类分为:(一)警告;(二)罚款;(三)行政拘留;(四)吊销公安机关发放的许可证。对违反治安管理的外国人,可以附加适用限期出境或者驱逐出境。”,上述治安处罚的种类并无“训诫”的处罚措施,那么是否存在关于“训诫”的法律法规处罚依据未公布的情形,中南路街派出所是依据内部规定而对李文亮医生实施“训诫”措施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四条的规定,行政处罚遵循公正、公开的原则。对违法行为给予行政处罚的规定必须公布;未经公布的,不得作为行政处罚的依据。而且“散布谣言或疫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五条的规定,治安管理处罚措施为“拘留和罚款”并非“训诫”。

因此“训诫书”在法律性质上并非行政处罚(治安管理处罚),不具有可诉性,被训诫人并不能通过诉讼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下面引用最高人民法院的部分案例以供探讨:

1.最高人民法院:刘建伟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行政裁定书2017)最高法行申1914]

本院经审查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规定,公民提起行政诉讼应当符合起诉条件。……涉案《训诫书》内容是公安机关在履行治安管理职责过程中对申请人信访活动作出的指导、劝阻、批评、教育,对申请人权利义务未产生实际影响。本案涉及行政机关信访部门处理信访事项。申请人针对该训诫行为申请行政复议,并对行政复议不予受理决定提起诉讼,依法不属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原审法院裁定不予立案并无不当。

综上,申请人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一条规定的再审条件,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十四条之规定,裁定如下:驳回刘建伟的再审申请。

2.最高人民法院: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政府与俞建莉其他审判监督行政裁定书[2016)最高法行申1435号、(2016)最高法行申1443]以及俞建莉系列案件

本院经审查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第四项的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提起诉讼,应当属于人民法院受案范围。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八项的规定,行政行为对其合法权益明显不产生实际影响的,已经立案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本案中,俞建莉系因不服北京市公安局天安门地区分局作出的[2014]201403120376号《训诫书》,而该《训诫书》的内容仅为告知俞建莉相关法律规定等事项,并未对俞建莉的权利义务产生实际影响,故一审法院裁定驳回其起诉,二审法院裁定驳回其上诉,并无不当。

综上,俞建莉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一条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一百零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之规定,裁定如下:驳回再审申请人俞建莉的再审申请。

3.最高人民法院:李明与湖南省株洲市公安局荷塘分局行政处罚一案再审行政裁定书 [2019)最高法行申423]

本院经审查认为,……李明还主张训诫本身就是一种行政处罚,荷塘公安分局根据训诫书再次进行处罚,属于重复处罚,但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十条的规定,治安管理处罚的种类只有警告、罚款、行政拘留及吊销公安机关发放的许可证,并无训诫,因此,李明所受训诫行为不是行政处罚措施,而是现场劝诫措施,荷塘公安分局对李明进行行政处罚并未违反一事不二罚原则,李明以此为由申请再审,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李明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一条规定的情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一百一十六条第二款的规定,裁定如下:驳回李明的再审申请。

4.最高人民法院:姜怀俭行政处罚一案再审行政裁定书2016)最高法行申4465]

本院经审查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第三、四项之规定,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提起行政诉讼应当有具体的事实根据,应当属于人民法院受案范围和受诉人民法院管辖。本案中,姜怀俭诉请撤销的训诫书,属公安机关告知其相关法律规定及信访途径的告知行为,该行为未对其权利义务产生实际影响,不属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

综上,姜怀俭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一条第一项规定的情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十四条之规定,裁定如下:驳回姜怀俭的再审申请。

5.最高人民法院:吴新华、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政府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行政裁定书[2016)最高法行申2410]

本院认为:本案中,吴新华申请行政复议所针对的训诫书,属公安机关告知其相关法律规定及信访途径的告知行为,该行为未对其权利义务产生实际影响,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六条规定的行政复议受案范围,亦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十二条规定的行政诉讼受案范围。……一审法院据此裁定驳回吴新华起诉、二审法院裁定驳回其上诉,并无不当。再审申请人的其他申请再审的请求和理由也均不符合法律规定。

综上,再审申请人吴新华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一条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一百零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之规定,裁定如下:驳回再审申请人吴新华的再审申请。

6.最高人民法院:张建兰与山东省临沂市公安局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分局行政处罚一案再审行政裁定书2017)最高法行申7408]

本院认为:……上述事实由北京市公安局天安门地区分局出具的《训诫书》《到案经过》,临沂市公安局高新区分局马厂湖派出所处的《证据保全清单》、张建兰在天安门广场悬挂的横幅照片、同行人员王玉廷的证人证言等证据予以证实,故张建兰违法事实清楚,被申请人高新公安分局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对张建兰作出处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因此,张建兰受训诫,不是行政处罚措施,而是现场劝诫措施,高新公安分局对张建兰进行行政处罚未违反一事不二罚原则,原审判决驳回张建兰的诉讼请求并无不当。

综上,再审申请人张建兰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一条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一百零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之规定,裁定如下:驳回张建兰的再审申请。

7.最高人民法院:李际锋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行政裁定书[2018)最高法行申9253]

本院经审查认为,当事人提起行政诉讼,应当符合法律规定的起诉条件。依据本案起诉时有效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款第六项规定,对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权利义务不产生实际影响的行为,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本案中,李际峰所提行政复议申请事项涉及公安部门依据《信访条例》对其作出的训诫处理行为,该训诫行为对其并不具有强制力,亦未对其权利义务产生实际影响,不属于行政复议的范围,也不属于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故西城区政府对李际峰的复议申请未进行答复的行为对其权利义务亦不产生实际影响,李际峰所提的本案行政诉讼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原审裁定不予立案并无不当。

综上,李际锋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一条规定的情形,本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一十六条第二款之规定,裁定如下:驳回李际锋的再审申请。

通过以上分析,笔者认为“训诫书”更像是一种警示性“谈话笔录”,对当事人实际权利义务并无实际影响。但对当事人的心理影响是巨大的,否则不会这么多当事人申述到最高院也要对“训诫书”有个“说法”,尤其是如果存在训诫毫无事实依据的情形。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三条、第五十五条的规定,“训诫书”无法律依据,属于违法行为。       

三、被训诫人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的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

第五十五条 行政机关实施行政处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由上级行政机关或者有关部门责令改正,可以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行政处分:(一)没有法定的行政处罚依据的。

《信访条例》

第十四条 信访人对下列组织、人员的职务行为反映情况,提出建议、意见,或者不服下列组织、人员的职务行为,可以向有关行政机关提出信访事项:

(一)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

(二)法律、法规授权的具有管理公共事务职能的组织及其工作人员;

(三)提供公共服务的企业、事业单位及其工作人员;

(四)社会团体或者其他企业、事业单位中由国家行政机关任命、派出的人员;

(五)村民委员会、居民委员会及其成员。

对依法应当通过诉讼、仲裁、行政复议等法定途径解决的投诉请求,信访人应当依照有关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程序向有关机关提出。

四、相关行政人员面临的“监察”法律利剑

行政机关公务员处分条例

第二十一条

有下列行为之一的,给予警告或者记过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记大过或者降级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撤职处分: (一)在行政许可工作中违反法定权限、条件和程序设定或者实施行政许可的; (二)违法设定或者实施行政强制措施的; (三)违法设定或者实施行政处罚的; (四)违反法律、法规规定进行行政委托的;(五)对需要政府、政府部门决定的招标投标、征收征用、城市房屋拆迁、拍卖等事项违反规定办理的。

第二十二条

弄虚作假,误导、欺骗领导和公众,造成不良后果的,给予警告、记过或者记大过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降级或者撤职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处分。

第二十五条

有下列行为之一的,给予记过或者记大过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降级或者撤职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处分: (一)以殴打、体罚、非法拘禁等方式侵犯公民人身权利的; (二)压制批评,打击报复,扣压、销毁举报信件,或者向被举报人透露举报情况的; (三)违反规定向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摊派或者收取财物的;(四)妨碍执行公务或者违反规定干预执行公务的; (五)其他滥用职权,侵害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合法权益的行为。



撰稿律师:





律所简介  |  联系方式  |  律师团队  |  圣佑风采  |  加为收藏  |  设为首页
地址:石家庄市裕华区槐岭路17号检汇中心二楼 | 冀ICP备03118103号 |CopyRight2000-2013 聖佑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