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佑资讯

关注法律界的新闻动态,为您解读相关的法律事件

首页圣佑资讯判决主文表述“利息自某年某月某日起至判决确定履行之日止”,利息如何执行?
圣佑资讯  |  NEWS

判决主文表述“利息自某年某月某日起至判决确定履行之日止”,利息如何执行?

时间:2020年01月21日 打印 字号:

判决主文表述“利息自某年某月某日起至判决确定履行之日止”,利息如何执行?

在诉讼中涉及利息的支付,主要发生在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和民间借贷纠纷诉讼中,一般常见的诉讼请求为“依法判令被告向原告支付利息,以尚欠本金为基数,按年息**%计算自某年某月某日起至被告足额清偿之日止。”而人民法院如支持原告关于利息的诉讼请求的话,判决主文中,常见的表述为“被告**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偿还原告**本金***元及利息,按年利率**%计算,自****年**月*日起至付清日止”。但在民事审判实务中,人民法院为了判决主文中的内容更加明确,更加有助于执行,亦有在表述时将利息部分表述为:“被告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偿还原告本金****元,利息按年利率**%计算自****年**月**日起至判决确定履行之日止。”如果遇到此种判决内容,会出现一种疑问,就是利息在计算到法院确定履行之日,即判决生效之日加十天履行期的最后一日截止,如被告在履行期间未清偿的,履行期间届满后,利息是否需要计算?

笔者在近日办理的一起民事执行案件中,执行所依据的民事判决书中便是这样表述的:

判决如下:

一、被告李某、被告某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偿还原告张某本金3000000元及利息,利息按年利率24%计算,自2018年1月1日起至判决确定履行之日止;

二、驳回原告张某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

判决生效后,原告张某向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执行过程中,执行机关出具执行款明细,利息计算至法院划拨被执行人银行存款之日。被执行人就此提出执行异议,认为判决中仅确定利息计算到“确定履行之日止”,即自2018年1月1日起至判决生效后十日届满之日止。

笔者代理本案后详细查阅了案卷材料,尤其对执行所依据的生效判决,结合现行法律法规以及人民法院裁判文书行文规范进行分析后,认为,人民法院判决并无不当,执行机关依据该判决,对利息部分的执行行为有法可依,计算准确。

我们来看一下,本案争议部分,所应适用的相关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

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支付迟延履行金。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程序中计算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

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计算之后的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包括迟延履行期间的一般债务利息和加倍部分债务利息。

迟延履行期间的一般债务利息,根据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方法计算;生效法律文书未确定给付该利息的,不予计算。

从上述法律及司法解释的规定中,我们可以看出,法院在判决书中写明依据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被告应承担迟延履行责任的,只要被告存在迟延履行,依法就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而这个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包括“迟延履行期间的一般债务利息加倍部分债务利息”,加倍部分债务利息应属在约定的一般债务利息之外的法定债务利息,根据规定按日万分之一点七五计算。一般债务利息则根据判决确定的计算方法计算。也就是在迟延履行期间,有两部分利息在同步进行计算,一是一般债务利息;二是加倍部分债务利息。

就本案来看,判决中支持了原告关于利息的主张,并有明确的计算方法,虽然判决只表述了利息计算至“判决确定履行之日止”,但在判决中写明被告应承担迟延履行责任的,在迟延履行期间的一般债务利息按照判决确定的方法继续计算便可,符合上述法律规定和司法解释的立法目的。

另外,笔者还注意到,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所公布的《人民法院民事裁判文书制作规范》《民事诉讼文书样式》中,对于民事裁判文书主文表述的要求,可以从一个侧面,帮助我们更好的理解对利息部分的执行。

《民事诉讼文书样式》第三部分“正文”第(八)项“裁判主文”中,对利息部分判决的规范表述是这样要求的:

“6. 对于金钱给付的利息,应当明确利息计算的起止点、计息本金及利率。

7. 一审判决未明确履行期限的,二审判决应当予以纠正。

判决承担利息,当事人提出具体请求数额的,二审法院可以根据当事人请求的数额作出相应判决;当事人没有提出具体请求数额的,可以表述为‘按×××利率,自××××年××月××日起计算至××××年××月××日止’。”

通过这种规范要求,我们不难理解,人民法院判决表述利息要计算至具体时间,其初衷是充分考虑到法律文书的严肃性、准确性,对未来尚未产生的利息不作判决,便于判决确定履行之日前一般债务利息计算的终点,同迟延履行期间的一般债务利息起算点相衔接。本案采取“利息计算至本判决确定履行之日止”的这种表述方法,作用和效果与规范要求是一致的,也就是说本案执行所依据的生效判决表述是规范的。

        所以,综合以上分析,执行机关关于利息部分的计算和执行行为有法可依,并无不当。


撰稿律师:





律所简介  |  联系方式  |  律师团队  |  圣佑风采  |  加为收藏  |  设为首页
地址:石家庄市裕华区槐安东路164号1-4层 | 冀ICP备03118103号 |CopyRight2000-2013 聖佑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