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佑资讯

关注法律界的新闻动态,为您解读相关的法律事件

首页圣佑资讯乘客乘坐网约车遭受人身、财产损失如何维权
圣佑资讯  |  NEWS

乘客乘坐网约车遭受人身、财产损失如何维权

时间:2020年01月10日 打印 字号:

    乘客乘坐网约车遭受人身、财产损失如何维权?


导读:要回答乘客乘坐网约车遭受人身财产损失如何维权?首先要界定三方法律关系,确定各自权利义务范围,然后根据法律规定,由责任人承担相应法律责任。


法律关系分析:

     网约平台、旅客、承运人之间存在三方法律关系,分别为:网约平台和旅客居间合同关系、旅客和承运人客运合同关系、网约平台和承运人居间合同关系。

主张违约责任:

     乘客可以根据居间合同规定,向网约平台主张合同责任,在网约平台故意隐瞒订立合同重要事实或提供虚假信息情况,损害委托人(乘客)的利益,应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乘客还可以根据《合同法》第122条规定,选择适用《侵权责任法》维护自己合法权益。具体适用《合同法》或《侵权责任法》,需要根据案情来选择最有利的一种。

主张侵权责任:

     根据《侵权责任法》第五章关于销售者责任规定,网约平台存在过错或不能指明缺陷产品提供者情况下,才承担侵权责任。可以理解为,网约平台不存在监管漏洞、能指明承租人是谁,就不承担责任了。

     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44条规定,消费者通过网络交易平台购买商品或者接受服务,其合法权益受到损害的,可以向销售者或者服务者要求赔偿。

     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不能提供销售者或者服务者的真实名称、地址和有效联系方式的,消费者也可以向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要求赔偿;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作出更有利于消费者的承诺的,应当履行承诺。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赔偿后,有权向销售者或者服务者追偿。

     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明知或者应知销售者或者服务者利用其平台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依法与该销售者或者服务者承担连带责任。

     明显看出,《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对网约平台义务规定少,承担责任轻,不利于乘客合法权益保护。

目前法律规定现状:

目前、针对网约车法律规范,除了受《民法总则》、《合同法》、《侵权责任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调整,还有《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等规定。

综上所述,乘客通过网约平台乘坐车辆发生损害,根据承运合同规定,要求承运责任承担民事责任没有太大争议,要求网约平台承担民事责任,从目前法律规定看,有利于网约平台,不利于乘客权益保护,尤其在承租人没有能力赔偿前提下,矛盾更为突出。

 

律师建议:

建议立法机关修改相关法律、法规,平衡三方权利义务。更好的维护乘客合法权益。


附案例:

孙帅伟、王永强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文书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上诉人(原审被告):孙帅伟,男,汉族,1987年6月11日生,住河南省伊川县。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王永强,男,汉族,1987年6月6日生,住河南省洛阳市洛龙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遂成,男,汉族,1965年6月15日生,住址,系王永强父亲。

原审被告:张成奇,男,汉族,1989年9月23日生,住河南省漯河市郾城区。

原审被告:洛阳腾飞市政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河南省洛阳市伊洛工业园区*期标准化厂房**号楼***房间。

法定代表人:马光伟,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高四拴,公司员工。

原审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洛阳中心支公司。住所地:河南省洛阳市滨河路中段旗开新居*号楼***层。

负责人:杨文胜,公司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赵保锋,河南广文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阳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洛阳中心支公司。住所地:河南省洛阳市涧西区黄河路南段地久商务大厦。

负责人:郑善芳,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可可,河南昌兰律师事务所律师。

审理经过

上诉人孙帅伟因与被上诉人王永强、原审被告张成奇、洛阳腾飞市政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腾飞公司)、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洛阳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平安保险公司)、阳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洛阳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阳光保险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河南省洛阳市洛龙区人民法院(2018)豫0311民初351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孙帅伟,被上诉人王永强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王遂成原审被告张成奇、腾飞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高四拴、平安保险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赵保锋、阳光保险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可可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诉称

孙帅伟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驳回王永强的诉讼请求。事实与理由:孙帅伟不认识王永强,王永强向“滴滴公司”网约车平台申请用车,“滴滴公司”平台给孙帅伟指定指派的王永强,孙帅伟同样是受害人。王永强的损失应当由“滴滴公司”网约车平台负责,孙帅伟不是适格的被告。

被上诉人辩称

王永强辩称,王永强是受害人,应当由孙帅伟承担赔偿责任。

张成奇辩称,同意一审判决。

腾飞公司辩称,同意一审判决。

平安保险公司辩称,一审王永强并没有起诉张成奇所驾驶车辆的商业险部分,原审法院判决平安财险承担商业险责任超出王永强的诉讼请求范围。

阳光保险公司辩称,同意一审判决。

王永强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依法判令张成奇、腾飞公司、孙帅伟共同赔偿王永强各项损失(包括医疗费、营养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等)合计88949.48元。2.依法判令平安保险公司、阳光保险公司在各自保险限额内先予赔偿王永强各项损失。3.依法判令张成奇、腾飞公司、孙帅伟承担本案所有诉讼费。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8年2月21日23时40分,孙帅伟驾驶本人所有的豫C×××××号奇瑞牌小型客车载王永强沿堤顶路由南向北超速行驶至洛龙区希望桥东头时,遇张成奇驾驶豫C×××××号长安牌轻型货车沿希望路由东向西超速行驶至该处,奇瑞牌小型客车右侧偏前部与长安牌轻型货车前部偏左侧接触后,奇瑞牌小型客车冲入路口西北角撞倒标牌杆等,造成孙帅伟、王永强两人受伤,两车损坏的交通事故。经洛阳市公安交通警察支队事故处理大队认定,孙帅伟、张成奇负事故的同等责任,王永强不负事故责任。王永强受伤后,随即到洛阳市第一人民医院洛龙区医院住院治疗,22日转院至河南省洛阳正骨医院住院治疗,前35天陪护二人,后4天陪护一人,2018年4月2日出院,出院诊断为左侧锁骨骨折、寰枢关节半脱位、颈部脊髓损伤、肋骨骨折。2018年4月12日,王永强因肺炎到洛阳诸葛思亲医院住院治疗,陪护二人,当月18日出院。当月22日,王永强因肺炎、菌血症到河南科技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新区医院住院治疗,陪护一人,5月2日出院。王永强前两次住院共支出医疗费34928.87元,后两次住院共支出医疗费7989.2元。2018年8月9日,洛阳长安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针对王永强的误工期限做出司法鉴定意见书一份,结论为王永强的误工期限为120天。王永强支付鉴定费600元。另查明,豫C×××××号长安牌轻型货车的车主为腾飞公司,张成奇系该公司员工,在履行职务行为过程中发生本次交通事故;豫C×××××号长安牌轻型货车在平安保险公司投保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第三者责任保险300000元(含不计免赔),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豫C×××××号奇瑞牌小型客车系在从事网约车行为过程中发生交通事故导致乘客暨王永强受伤,该车在阳光保险公司投保车上人员责任保险(乘客)每座10000元、不计免赔率险,约定的使用性质为家庭自用,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本案另一伤者即孙帅伟未就本次交通事故提起民事诉讼。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交通事故经洛阳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事故处理大队出具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张成奇、孙帅伟负事故的同等责任,该认定书可作为本案中民事赔偿责任承担的定案依据使用。因张成奇系在履行职务行为过程中发生交通事故,故应当由其工作单位即腾飞公司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综上,腾飞公司、孙帅伟应当对王永强的各项损失各承担50%的赔偿责任。因豫C×××××号长安牌轻型货车在平安保险公司投保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第三者责任保险,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且本案另一伤者即孙帅伟未就本交通事故提起民事诉讼,故王永强的各项损失,应当先由平安保险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各分项限额内予以赔偿,超出部分由其在第三者责任保险范围内赔偿50%,剩余的50%由孙帅伟予以赔偿。孙帅伟所有的豫C×××××号奇瑞牌小型客车虽然在阳光保险公司投保车上人员责任保险(乘客)每座10000元,但因其经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亦未提供证据证明其改变车辆使用性质的行为已经向保险公司告知,而该改变车辆使用性质的行为显著增加了车辆的危险程度,故阳光保险公司依据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应承担保险责任。关于王永强主张的各项损失,一审法院作如下认定:1.医疗费34928.87元:王永强第三次住院与第二次出院之间间隔10天,且发病部位与受伤部位不同,王永强未提供证据证明第三、四次住院与交通事故受伤之间具有因果关系,故对其第三、四次住院支出的费用不予认定;2.营养费390元(10元天×39天);3.住院伙食补助费1950元(50元天×39天);4.误工费:王永强仅提供洛阳市涧西区艺翔影视制作部提供的工资证明及误工证明,拟证明其月工资3300元,受伤后持续误工,工资停发,但未提供该单位的营业执照、以及与该单位的劳动合同、工资发放表等证据佐证,故对其证据不予采信。酌定参照2017年河南省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9557.86元年计算,为29557.86元年÷365天×120天=9717.65元;5.护理费:王永强仅提供洛阳市涧西区艺翔影视制作部提供的工资证明及误工证明,拟证明护理人员陈娇娇月工资3400元,因护理王永强持续误工,工资停发,但未提供该单位的营业执照、以及与该单位的劳动合同、工资发放表等证据佐证,故对其证据不予采信。酌定参照2017年河南省居民服务业在岗职工平均工资36848元年计算,为36848元年÷365天×(35天×2人+4天×1人)=7470.55元;6.交通费780元(20元天×39天)。上述第1至3项合计37268.87元,第4至6项合计17968.2元。综上,平安保险公司应向王永强赔偿10000元+(37268.87元-10000元)×50%+17968.2元=41602.64元,孙帅伟应向王永强赔偿(37268.87元-10000元)×50%=13634.43元。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六条、第四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一、平安保险公司自判决书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王永强医疗费、营养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共计41602.64元;二、孙帅伟自判决书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王永强医疗费、营养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共计13634.43元;三、驳回王永强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张成奇、腾飞公司、孙帅伟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2047元,减半收取计1024元,鉴定费600元,共计1624元,由腾飞公司负担812元、孙帅伟负担812元。

本院查明

  本院二审期间,双方当事人均未提交新证据。本院对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是孙帅伟是否作为赔偿义务人对王永强赔偿医疗费、营养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共计13634.43元。《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百零二条规定:“承运人应当对运输过程中旅客的伤亡承担损害赔偿责任,但伤亡是旅客自身健康原因造成的或者承运人证明伤亡是旅客故意、重大过失造成的除外。”本案中,王永强向“滴滴公司”网约车平台申请用车,孙帅伟通过“滴滴公司”网约车平台接到信息后,出车为王永强服务,王永强和孙帅伟之间形成客运合同关系。孙帅伟运送王永强过程中,发生交通事故,应当依法对王永强的相关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孙帅伟上诉主张王永强向“滴滴公司”网约车平台申请用车,孙帅伟接受“滴滴公司”网约车平台安排出车,孙帅伟不应当承担王永强的各项损失,王永强的各项损失应当由“滴滴公司”网约车平台承担。本院认为,“滴滴公司”网约车平台公司作为客运司机与乘客之外的第三方,提供网络信息匹配服务,促使客运司机和乘客迅速达成客运合意的服务,“滴滴公司”网约车客运司机的注册行为表明,网约车对客运司机存在管理行为。本案中在一审审理过程中,孙帅伟没有申请追加“滴滴公司”网约车平台为共同被告,在二审审理过程中也没有提供注册网约车时双方的合同,无法确定“滴滴公司”网约车平台、网约车司机、乘客三方的权利义务。“滴滴公司”网约车平台不是本案的当事人,“滴滴公司”网约车平台是否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应当由孙帅伟根据其与“滴滴公司”的协议约定另行主张解决。

综上所述,孙帅伟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法院审理程序并无不当,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孙帅伟、王永强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文书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基本信息

审理法院: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  号:(2018)豫03民终6875号

案件类型:民事

案  由: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

裁判日期:2018-12-25

合议庭: 范振洋姬秋萍王春峰

审理程序:二审

上诉人:孙帅伟

被上诉人:王永强

其他方代理律师:赵保锋[河南广文律师事务所] 张可可 [河南昌兰律师事务所]

文书性质:判决

文书正文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被告):孙帅伟,男,汉族,1987年6月11日生,住河南省伊川县。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王永强,男,汉族,1987年6月6日生,住河南省洛阳市洛龙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遂成,男,汉族,1965年6月15日生,住址,系王永强父亲。 

原审被告:张成奇,男,汉族,1989年9月23日生,住河南省漯河市郾城区。

原审被告:洛阳腾飞市政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河南省洛阳市伊洛工业园区*期标准化厂房**号楼***房间。

法定代表人:马光伟,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高四拴,公司员工。 

原审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洛阳中心支公司。住所地:河南省洛阳市滨河路中段旗开新居*号楼***层。

负责人:杨文胜,公司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赵保锋,河南广文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阳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洛阳中心支公司。住所地:河南省洛阳市涧西区黄河路南段地久商务大厦。 

负责人:郑善芳,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可可,河南昌兰律师事务所律师。

 

审理经过

  上诉人孙帅伟因与被上诉人王永强、原审被告张成奇、洛阳腾飞市政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腾飞公司)、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洛阳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平安保险公司)、阳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洛阳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阳光保险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河南省洛阳市洛龙区人民法院(2018)豫0311民初351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孙帅伟,被上诉人王永强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王遂成原审被告张成奇、腾飞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高四拴、平安保险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赵保锋、阳光保险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可可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诉称

  孙帅伟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驳回王永强的诉讼请求。事实与理由:孙帅伟不认识王永强,王永强向“滴滴公司”网约车平台申请用车,“滴滴公司”平台给孙帅伟指定指派的王永强,孙帅伟同样是受害人。王永强的损失应当由“滴滴公司”网约车平台负责,孙帅伟不是适格的被告。

 

被上诉人辩称

王永强辩称,王永强是受害人,应当由孙帅伟承担赔偿责任。 

张成奇辩称,同意一审判决。

腾飞公司辩称,同意一审判决。

平安保险公司辩称,一审王永强并没有起诉张成奇所驾驶车辆的商业险部分,原审法院判决平安财险承担商业险责任超出王永强的诉讼请求范围。

阳光保险公司辩称,同意一审判决。

 

  王永强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依法判令张成奇、腾飞公司、孙帅伟共同赔偿王永强各项损失(包括医疗费、营养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等)合计88949.48元。2.依法判令平安保险公司、阳光保险公司在各自保险限额内先予赔偿王永强各项损失。3.依法判令张成奇、腾飞公司、孙帅伟承担本案所有诉讼费。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8年2月21日23时40分,孙帅伟驾驶本人所有的豫C×××××号奇瑞牌小型客车载王永强沿堤顶路由南向北超速行驶至洛龙区希望桥东头时,遇张成奇驾驶豫C×××××号长安牌轻型货车沿希望路由东向西超速行驶至该处,奇瑞牌小型客车右侧偏前部与长安牌轻型货车前部偏左侧接触后,奇瑞牌小型客车冲入路口西北角撞倒标牌杆等,造成孙帅伟、王永强两人受伤,两车损坏的交通事故。经洛阳市公安交通警察支队事故处理大队认定,孙帅伟、张成奇负事故的同等责任,王永强不负事故责任。王永强受伤后,随即到洛阳市第一人民医院洛龙区医院住院治疗,22日转院至河南省洛阳正骨医院住院治疗,前35天陪护二人,后4天陪护一人,2018年4月2日出院,出院诊断为左侧锁骨骨折、寰枢关节半脱位、颈部脊髓损伤、肋骨骨折。2018年4月12日,王永强因肺炎到洛阳诸葛思亲医院住院治疗,陪护二人,当月18日出院。当月22日,王永强因肺炎、菌血症到河南科技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新区医院住院治疗,陪护一人,5月2日出院。王永强前两次住院共支出医疗费34928.87元,后两次住院共支出医疗费7989.2元。2018年8月9日,洛阳长安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针对王永强的误工期限做出司法鉴定意见书一份,结论为王永强的误工期限为120天。王永强支付鉴定费600元。另查明,豫C×××××号长安牌轻型货车的车主为腾飞公司,张成奇系该公司员工,在履行职务行为过程中发生本次交通事故;豫C×××××号长安牌轻型货车在平安保险公司投保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第三者责任保险300000元(含不计免赔),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豫C×××××号奇瑞牌小型客车系在从事网约车行为过程中发生交通事故导致乘客暨王永强受伤,该车在阳光保险公司投保车上人员责任保险(乘客)每座10000元、不计免赔率险,约定的使用性质为家庭自用,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本案另一伤者即孙帅伟未就本次交通事故提起民事诉讼。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交通事故经洛阳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事故处理大队出具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张成奇、孙帅伟负事故的同等责任,该认定书可作为本案中民事赔偿责任承担的定案依据使用。因张成奇系在履行职务行为过程中发生交通事故,故应当由其工作单位即腾飞公司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综上,腾飞公司、孙帅伟应当对王永强的各项损失各承担50%的赔偿责任。因豫C×××××号长安牌轻型货车在平安保险公司投保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第三者责任保险,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且本案另一伤者即孙帅伟未就本交通事故提起民事诉讼,故王永强的各项损失,应当先由平安保险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各分项限额内予以赔偿,超出部分由其在第三者责任保险范围内赔偿50%,剩余的50%由孙帅伟予以赔偿。孙帅伟所有的豫C×××××号奇瑞牌小型客车虽然在阳光保险公司投保车上人员责任保险(乘客)每座10000元,但因其经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亦未提供证据证明其改变车辆使用性质的行为已经向保险公司告知,而该改变车辆使用性质的行为显著增加了车辆的危险程度,故阳光保险公司依据保险合同的约定不应承担保险责任。关于王永强主张的各项损失,一审法院作如下认定:1.医疗费34928.87元:王永强第三次住院与第二次出院之间间隔10天,且发病部位与受伤部位不同,王永强未提供证据证明第三、四次住院与交通事故受伤之间具有因果关系,故对其第三、四次住院支出的费用不予认定;2.营养费390元(10元天×39天);3.住院伙食补助费1950元(50元天×39天);4.误工费:王永强仅提供洛阳市涧西区艺翔影视制作部提供的工资证明及误工证明,拟证明其月工资3300元,受伤后持续误工,工资停发,但未提供该单位的营业执照、以及与该单位的劳动合同、工资发放表等证据佐证,故对其证据不予采信。酌定参照2017年河南省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9557.86元年计算,为29557.86元年÷365天×120天=9717.65元;5.护理费:王永强仅提供洛阳市涧西区艺翔影视制作部提供的工资证明及误工证明,拟证明护理人员陈娇娇月工资3400元,因护理王永强持续误工,工资停发,但未提供该单位的营业执照、以及与该单位的劳动合同、工资发放表等证据佐证,故对其证据不予采信。酌定参照2017年河南省居民服务业在岗职工平均工资36848元年计算,为36848元年÷365天×(35天×2人+4天×1人)=7470.55元;6.交通费780元(20元天×39天)。上述第1至3项合计37268.87元,第4至6项合计17968.2元。综上,平安保险公司应向王永强赔偿10000元+(37268.87元-10000元)×50%+17968.2元=41602.64元,孙帅伟应向王永强赔偿(37268.87元-10000元)×50%=13634.43元。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六条、第四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九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一、平安保险公司自判决书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王永强医疗费、营养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共计41602.64元;二、孙帅伟自判决书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王永强医疗费、营养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共计13634.43元;三、驳回王永强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张成奇、腾飞公司、孙帅伟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2047元,减半收取计1024元,鉴定费600元,共计1624元,由腾飞公司负担812元、孙帅伟负担812元。

 

本院查明

本院二审期间,双方当事人均未提交新证据。本院对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是孙帅伟是否作为赔偿义务人对王永强赔偿医疗费、营养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共计13634.43元。《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百零二条规定:“承运人应当对运输过程中旅客的伤亡承担损害赔偿责任,但伤亡是旅客自身健康原因造成的或者承运人证明伤亡是旅客故意、重大过失造成的除外。”本案中,王永强向“滴滴公司”网约车平台申请用车,孙帅伟通过“滴滴公司”网约车平台接到信息后,出车为王永强服务,王永强和孙帅伟之间形成客运合同关系。孙帅伟运送王永强过程中,发生交通事故,应当依法对王永强的相关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孙帅伟上诉主张王永强向“滴滴公司”网约车平台申请用车,孙帅伟接受“滴滴公司”网约车平台安排出车,孙帅伟不应当承担王永强的各项损失,王永强的各项损失应当由“滴滴公司”网约车平台承担。本院认为,“滴滴公司”网约车平台公司作为客运司机与乘客之外的第三方,提供网络信息匹配服务,促使客运司机和乘客迅速达成客运合意的服务,“滴滴公司”网约车客运司机的注册行为表明,网约车对客运司机存在管理行为。本案中在一审审理过程中,孙帅伟没有申请追加“滴滴公司”网约车平台为共同被告,在二审审理过程中也没有提供注册网约车时双方的合同,无法确定“滴滴公司”网约车平台、网约车司机、乘客三方的权利义务。“滴滴公司”网约车平台不是本案的当事人,“滴滴公司”网约车平台是否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应当由孙帅伟根据其与“滴滴公司”的协议约定另行主张解决。


 综上所述,孙帅伟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法院审理程序并无不当,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00元,由孙帅伟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人员

审判长王春峰

审判员姬秋萍

审判员范振洋

裁判日期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撰稿律师:






律所简介  |  联系方式  |  律师团队  |  圣佑风采  |  加为收藏  |  设为首页
地址:石家庄市裕华区槐安东路164号1-4层 | 冀ICP备03118103号 |CopyRight2000-2013 聖佑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