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佑资讯

关注法律界的新闻动态,为您解读相关的法律事件

首页圣佑资讯进步总是来得太迟
圣佑资讯  |  NEWS

进步总是来得太迟

时间:2019年11月19日 打印 字号:

进步总是来得太迟

      --从“山东招远邪教故意杀人案”到“退伍女兵唐雪反杀案”


近日媒体报道,轰动一时的“冰柜藏尸案”的罪魁祸首或许便是臭名昭著的邪教组织“全能神”。而上一次“全能神”教出现在公共视野中则是“山东招远麦当劳案” ,招远案发生后,公众除了目光聚焦于“全能神”外,也对为何众人无人上前阻拦而致使女孩被殴打致死展开广泛的讨论,其中的主要观点便直指中国的正当防卫制度或者说是正当防卫的司法实践。

冰柜藏尸案

山东招远案

社交媒体的普及,使得“招远案”发生后迅速在微博传播,公众除了对施暴者的憎恨、无辜被害女孩的怜悯之外,也对自己是否能够敢于伸出援手挽救女孩生命进行了思考。在设想的情境下,对两种可能后果的恐惧成了保护女孩的掣肘,一个是因保护女孩而受伤,而另一个则是因保护女孩而身陷囹圄。医院并没有让勇敢者退缩,而法院却让网友忌惮。生命已经逝去,想要保护女孩的网友为将来可能发生在自己身边的“招远案”进行了准备——如何才能正当防卫,而不至于陷入为了保护他人遭受牢狱的境地。

 以下便是一名父母在司法系统的网友给出的回答,在招远案中,要想构成正当防卫不仅要有相当的体力,还需要注意评估行凶者人数、武器、时机、被害者的伤情等等要素由此来决定自己所选择的武器、防卫的节点等等事项。正如今天的网友调侃,“中国正当防卫难度系数五点零”。

  然而这场讨论并未引起足够的重视,之后的案件如公众所见:

“昆山反杀案”,法律业人士普遍认为如果不是因为微博广泛传播案发视频,于海明最少是防卫过当,被认定为故意杀人罪亦不稀奇。

涞源反杀案”,行凶者在持续骚扰当事人遭拒后,扬言杀其全家,携带两把尖刀入室行凶。当事人父母保护女儿奋勇搏斗才将其击杀。却只能被媒体报道之后,被羁押235天后才获释。 

 最高人民检察院于2018年12月18日发布了关于正当防卫的46号指导性案例,旨在纠正司法实践中对正当防卫严苛的认定条件和对防卫者的义务苛刻,得到了公众以及法律从业者的一致认同。然而,我们关于正当防卫的法律制度建设似乎还是不够,在最高检发布了上述指导性案例之后,今年8月,退伍女兵唐雪反杀案再次引起公众的关注。


 据媒体报道,2019年2月8日,丽江90后女子唐某在回家途中,被醉酒男子李某拦车和辱骂。她和父亲找李某理论时,三人首次发生厮打。次日,李某持菜刀到唐某家砸门,唐拿上家中两把水果刀出门,两人再次发生打斗。最终,唐某持水果刀伤及李某右胸部升主动脉,致后者急性失血性休克死亡。2月10日,唐雪被永胜县公安局刑事拘留,2月25日被检方批准逮捕。该案之后曾因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两次退回警方补充侦查,警方均补查重报。8月25日,该案检方起诉书曝光。丽江市永胜县检察院认为,唐雪与被害人李某发生扭打,持刀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人死亡,应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但唐某行为具有 “正当防卫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的情节,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对于唐雪就是是否构成正当防卫暂且不论,相信在公众的聚焦下,法院可以做出一个公正的判决。唐雪案在全国各级司法系统经历了“昆山反杀案”、“涞源反杀案”等标杆性案件的教学以及最高检发布指导案例之后,还能引发公众广泛的关注原因凸显出了对于司法系统合理把握正当防卫尺度的不信任,以及自身在公力救济来不及到达时,背后能否有司法系统来为自己撑腰的担忧。虽然有业内人士称,中国的正当防卫正在经历一场涅槃,然而如唐雪案所见,良性的正当防卫司法实践仍未形成,公众仍然用怀疑的目光盯着每一个“防卫者”以防受冤。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条

2018年12月,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孙谦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总的看,立法设计正当防卫的初衷在司法实践中并未得到充分实现。”,中国认定正当防卫的机制究竟出在哪里?有人认为中国立法出现了问题,然而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条正当防卫的条款来看,其赋予公民保全自身利益时的杀伤行凶者的权利,保护的初衷不可谓是不明确,保护的力度不可谓不大。最高检副检察长也只是称立法的初衷在司法实践中没有实现,在本文的几个案件中,支持构成正当防卫的网友也以该法条作为自己的意见的依据,由此看来,我国的正当防卫是一款“好法”,因此不是顶层设计出现问题。


 有网友出于义愤称公检法有意偏袒行凶者,而欺凌弱者。但稍加理性思考,这个说法是站不住脚的,司法系统的工作人员并非独立于社会而存在,而是与普通公众共享一套价值观、道德观念、公平观念,让公众鸣不平之事也会让司法工作人员愤慨,甚至专业司法训练以及司法工作的经验能让司法工作人员对于公平正义的把握较之公众更为深刻。所以也有网友质疑一定是涉及利益输送,然而我们从“昆山反杀案”、“涞源反杀案”来看,行凶者社会能量、资源都非常普通,如“涞源反杀案”中的行凶者系外地人、餐馆服务员,昆山反杀案中刘海龙是社会闲杂人员,曾经数次入狱且经济状况非常一般,所驾驶宝马车不仅是台二手车而且还是贷款购车,由此看来问题不是出在网友所称的利益输送上。那么究竟为何导致,与公众共享同一套价值观念系统的司法工作人员,在与双方当事人均无无利害关系的情况下,为何频频做出与不符合公众公平正义价值观念的判决?我们不妨来了解一下美国关于正当防卫的司法制度。

美国对于正当防卫的相关制度,有两个法则,分别为“不退让法则(stay on your ground)”以及“城堡法则”。

不退让法则具体是在讲,当一个人在一个地方呆没有做任何违法的事情,突然受到生命威胁,他可以进行任何程度上的武力回击。

而堡垒法则是指,公民在自己家中包括租住的房屋没有退缩的义务,可以为维护自己的生命、财产进行暴力抵抗。

看到这两个法则,我相信“昆山反杀案”以及“涞源反杀案”发生在美国,得到一个正当防卫的认定不会有那么曲折。然而,在“昆山反杀案”中,熟谙中国司法实践的业内人士,包括笔者普遍认为,从刘海龙丢刀那一刻起,于海明没有逃跑就已经不再是“完美受害人”了,其后的追砍行为更是为其自己下了故意伤害罪的判决书。所以即便不是法律从业者的他,在听到刘之所以造成这种局面,是因为我国没有如“不退让法则”这种足够指导司法实践的法则。而中国的正当防卫,却出现了法律“中空”,致使法官的自由裁量的权力过大。自由裁量权过大并不等同于法官敢于行使,所谓“人命大过天”,公众需要法院判决来增加自己保护自身、见义勇为的勇气,法官也需要切实有力的法规来回应其判决涉嫌寻租的质疑,否则,在没有媒体报道、公众关注的情况下,仅凭法官个人又有多少底气敢于一方被杀死的情况下,认定对方无罪?

最高检发布的指导案例昭示中国正当防卫制度进步,回应了社会的关切。但如《天堂电影院》中埃弗多所言:进步总是来得太迟。防卫制度仍是悬在公众头上的达摩克斯之剑,也仍没有为司法人员建立起“城堡”使其敢于做出正当防卫判决。进步虽然已经迟到,但还是希望来得再快一些,让达摩克斯之剑高悬在行凶者的头上,善良的公众站在司法人员建起的“堡垒”之中“不再退让”。


撰稿律师:

姓名:王鹏昊律师 

电话:18630126459




律所简介  |  联系方式  |  律师团队  |  圣佑风采  |  加为收藏  |  设为首页
地址:石家庄市裕华区槐安东路164号1-4层 | 冀ICP备03118103号 |CopyRight2000-2013 聖佑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