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佑资讯

关注法律界的新闻动态,为您解读相关的法律事件

首页圣佑资讯担任股东和法定代表人的风险
圣佑资讯  |  NEWS

担任股东和法定代表人的风险

时间:2019年06月19日 打印 字号:

公司的两三事

    公司制度使得公司在法律上成为独立个体,将股东个人财产与公司财产分离开来。一般情况下,公司的负债止于公司,债务人不能追索至股东,基于股东个人财产安全,加之政策鼓励使得公司注册更便捷,人们乐于通过注册公司从事生产经营。然而人们在低门槛的简便快捷的程序中,注册公司、担任法人和成为股东的时候,往往意识不到相伴而来的风险。下面我将通过我接触的真实案例,来谈谈关于公司的风险。




一、替他人担任法定代表人可能承担刑事责任。

A是某村村民,生性老实本分,在农村老家务农。有一天,同村村民胡侃找到了A说:“反正你也没事干,跟着我当老板吧,活不用你干,我就找个靠得住的人帮我盯盯公司、指挥指挥人,一个月给你开三千块钱工资怎么样?”A一听觉得这么好的事,既风光,又挣钱还不用辛苦干活,没有仔细思考就答应了。就这样A就在胡侃的公司担任了法定代表人,无论是对外还是对内都以公司总经理的身份活动。直到两年过后,A被送进了看守所,一审被以集资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10余年。

原来,胡侃突然发现了一个发财的途径,以高息吸引公众投资,声称用于建设生态农场,打造绿色有机产业。但是生态农场、有机产业这些只是幌子,其真实目标是投资户的钱包,但是一旦将投资户的钱装进自己的口袋,势必会引发公安部门的注意,最终钱不仅拿不到,而且自己还得面临刑事处罚。于是胡侃想到了老实本分的A,让他作为表面的公司负责人,自己则在幕后操控这一切,而表面上他是A的下属。这样即便投资户报警,公安也发现不了自己,就是发现自己也只是A的下属,主要责任也轮不到自己承担。

胡侃在法庭上声称:"他不是法定代表人,A才是法定代表人,他只是听命于A,对于A集资诈骗的事情他不清楚。"当然,胡侃的说辞经过公安部门的调查以及法庭审理被拆穿了,胡侃因其拒不认罪的恶劣态度以及作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的犯罪事实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余年。胡侃在法庭上的说辞却让我心中一惊,不知道有多少向A这样老实人因为缺少法律知识去帮胡侃这样的人担任法定代表人。

A被一审判处有期徒刑后,被二审法院因其是否是公司控制人的事实认定不清发还一审法院重新审理,也许经过再次审理,查明了相关事实后,A的刑期会减少一些,但无论刑期长短,他都以自由为代价为对法律的无知买单。

二、为朋友帮忙挂名股东的风险。

B是一个二十多岁大学毕业没多久的女生,有一天来到所里进行劳动方面的法律咨询,河北圣佑律师事务所与石家庄市劳动监察局有合作关系,秉着公益目的对劳动方面的咨询不收取咨询费,所以来所咨询劳动问题的特别多。刚开始,我以为仅仅是一个普通的欠发工资的劳动咨询,然后随着情况了解的深入,发现事实并没有这么简单。

B毕业后就一直作为朋友胡垂的员工,关系相处的比较融洽。胡垂找到B商量把他名下的公司过到B名下,B觉得都是朋友,没啥问题就答应了。我听B说完,询问了B该公司名称,进行工商查询后发现B在该公司担任法定代表人以及股东,认缴注册资本300万元。随即又询问了公司公章情况,B表示公章一直在胡垂手中掌握,自己并不参与公司管理。据B了解,胡垂以该公司名义对外借了相当数量的债务,已经有债权人起诉该公司的法院传票送达的情况发生。

了解完这些情况后,B仍然想继续询问胡垂欠发她工资的事情,对其担任股东的风险浑然不觉。我打断了B,告诉她现在欠工资的事情是小事,最大的问题是B可能要为公司承担300万的债务。

B作为公司股东,认缴了300万元的注册义务。如果债权人诉至法院要求B承担补充赔偿责任,那么B个人将承担300万的债务。告诉了B这些法律风险以后,建议B去工商局查询公司档案核实变更登记是否是其签名,与胡垂核实债务情况,控制公章以确保不再继续产生债务。提供完这些建议,嘱咐B最好委托律师处理,有问题随时联系。

之后B再也没有和我进行过联系,也许是觉得律师为了赚钱危言耸听,也许是自己已经解决了这些问题。我希望是后者,300万的潜在债务对于刚毕业的几年的学生确实过于沉重。

三、为显示公司实力,超过自身投资能力认缴高额注册资本的风险。

C是一个身家殷实的老板,来所咨询称自己公司名下的房产的承租人被查封租金。法院查封的依据是认为该房产是C之前入股开设贝塔公司所有。C说公司是10年设立的,他于13年就已经撤股,房产是之前进行了实缴出资,而他在撤股时已经将房产收回来了,无论是他个人还是房产都与贝塔公司没有关系,因此认为不应该对房产、租金进行查封。

在这里简单解释一下公司注册资金的认缴和实缴的概念及相关法规的变化,以便读者理解。

14年3月1日,《公司法》修订生效之前,注册公司采用实缴制度,即股东必须实际缴付注册资本。

2005年《公司法》二十六条规定:有限责任公司的注册资本为在公司登记机关登记的全体股东认缴的出资额。公司全体股东的首次出资额不得低于注册资本的百分之二十,也不得低于法定的注册资本最低限额,其余部分由股东自公司成立之日起两年内缴足;其中,投资公司可以在五年内缴足。

从该规定可以看出,股东必须对注册资本进行实际缴付。

而随着公司法的修改,注册资本改为了认缴制度,即不要求实际缴付注册资本,换句话说,注册资本只表示股东缴付资金的意愿。

2014年《公司法》第二十六条更改为:“有限责任公司的注册资本为在公司登记机关登记的全体股东认缴的出资额。”

从该规定可以看出,注册资本只为股东认缴的出资额。

认缴制下也存在实缴行为,股东仍可实际出资,但这里的“实缴”的不同于实缴制度。实缴制度下,法律强制股东实际出资,而认缴制度下实缴是基于股东的自愿。

认缴制度下也存在认缴期限的问题,不同于实缴制度,认缴期限基于股东之间的自行约定。并且认缴期限届满,法律仍不强制要求股东实际缴付认缴的出资额。

解释完认缴和实缴的概念,现在回到C的故事。和C了解了基本情况后,我们去了工商局调取了贝塔公司的档案,通过研究工商档案发现了一个远比租金被查封更为严重的问题。

C和他人合伙设立贝塔公司时,为了显示公司的实力,认缴注册资金6000万,其中C个人认缴3000万,并约定于两年后——2012年缴清。而在2013年C因觉得贝塔公司前景不好,就进行了所谓的撤股——工商登记显示C将股权转让给了他人。

C经过上述操作以后,C认为自己与该公司没有关系了。殊不知,巨大的风险在认缴出资额时即已埋下。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十三条第二款规定:“公司债权人请求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在未出资本息范围内对公司债务不能清偿的部分承担补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贝塔公司现已负债累累,债权人如果起诉C,完全可以要求C个人承担3000万元的债务。C即便有这个实力承担这个债务,但几十年的辛苦却将毁于一旦。

在市场经济的大环境下,成立公司进行商业活动已相当普遍。宽松的准入政策,不断降低成为股东、法定代表人的门槛。在轻松成为股东和法定代表人时,是否具有相应的法律知识与这些身份相称,是很多股东和法定代表人没有考虑过的问题。看似毫无风险甚至有些风光的身份,稍不注意将使得人身和财产受损,损失甚至是不可承受之重。


撰稿人:




律所简介  |  联系方式  |  律师团队  |  圣佑风采  |  加为收藏  |  设为首页
地址:石家庄市裕华区槐安东路164号1-4层 | 冀ICP备03118103号 |CopyRight2000-2013 聖佑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